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默克尔继续人本周末揭晓:“小默克尔”赢面很大?

 
分享: 2018-12-14
     

原题目:默克尔继续人本周末揭晓:“小默克尔”赢面很大?

  谁将是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继任者?谜底本周末就将揭晓。

12月7~8日,第31届德国基督教民主同盟(下称“基民盟”)党代表大会将于汉堡举行。这次大会吸引了全球的瞩目,由于在汉堡,与会的1001名基民盟代表将选出新一任的基民牛耳席,成为默克尔的继任者。

思量到基民盟近年来虽然支持率有所下降,但仍是德国第一大党,因此该党主席或许率也将继续默克尔的德国总理职位,以是此次党代会不光将左右德国的政治格式,对于全球未来时势也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最新民调显示,三位候选人中,基民盟秘书长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的支持率暂时领先,基民盟议会党团前主席默尔茨(Friedrich Merz)紧随厥后,而德国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hn)已基本出局。德王法兰克福市议员舒尔茨(Uwe Schulz)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现,三名候选人都有时机,不到最后一刻很难展望谁将获胜。

默尔茨卷土重来却痛失好局

刚过完63岁生日的默尔茨是一位资深的德国政治家,曾于2000~2002年间任基民盟议会党团主席,后因默克尔上台,“被迫”让位给她的知己考德尔(Volker Kauder)。从2009年最先,他一度脱离政界,转而活跃于经济界。2016年3月起,他成为全球最大的资产治理公司贝莱德团体(Blackrock)德国分公司的监事会主席。

默尔茨被以为是基民盟内部守旧势力的首脑,阻挡默克尔偏左的“中心门路”,希望领导基民盟重新“向右转”,赢回被右翼民粹政党德国选择党(AfD)“带偏”的选民。

只管默尔茨在公然场所并不愿意以“默克尔的阻挡者”自居,但从他近期的麋集行动可看出,看出他绝非一时兴起,而是“有备而来”:就在默克尔此前宣布放弃对基民盟党主席和联邦总理连任诉求之后不到一小时,他就即召开新闻公布会宣布重回政坛,并将到场今年12月的党主席竞选。

默尔茨与默克尔在政见上有诸多差别。对于灾黎,他态度强硬,以为默克尔的灾黎政策让德国在欧盟中变得越发伶仃,德国应该淘汰吸收灾黎,并遣返没有政治遁迹资格的灾黎,同时要求灾黎必须融入德国社会。在欧元区问题上,虽然默克尔也赞成举行革新,但态度较为守旧,而默尔茨这以为欧元区存在结构性问题,必须举行大刀阔斧的革新,否则早晚会“寿终正寝”。

由于其个性鲜明、提出了不少革新企图,同时身为状师又舌粲莲花、颇具小我私家魅力,因此在刚宣布参选的一段时间里,默尔茨的支持率一度高居第一。

他的支持者主要来自党内的经济界及富足阶级代表。罗兰·贝格咨询公司的一份观察陈诉表现,被采访的114名企业高管中有70人支持默尔茨。

遗憾的是,个性鲜明是把“双刃剑”。由于默尔茨在经济圈打拼多年,小我私家收入很高,德国个体媒体便给他套上了“百万富翁”的头衔。11月下旬,默尔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坚持称自己只算是 “高级中产”,并不是属于“上流社会”。同时在媒体的一再逼问下却又认可年收入简直上了百万(欧元)级别,效果引起了德国各界一片哗然。在德国,这个富翁向来极为低调的国家,公然“炫富”并非明智之举。

更为引起争议的是,默尔茨竟然有意修改德国《基本法》。由于二战的凄惨历史,这点又触动了德国人敏感的神经,只管他的目的是为了淘汰灾黎涌入。默尔茨对媒体表现:“德国是全球唯逐一个将小我私家政治遁迹权写入宪法中的国家。我一直以为,我们必须重新思量《基本法》中的这一条款。”

此外,面临德国选择党的崛起,他表现应该“耸耸肩”接受现实,这与德国主流政党一直强势打压并指责德国选择党的态度几多有些“南辕北辙”,也让他失去了部门人士的支持。

德国电视一台(ARD)最新的民调显示,默尔茨的支持率下跌到了26%,落伍于克兰普-卡伦鲍尔的39%,可谓痛失好局,想要在7日即将最先的党代会上大逆转绝非易事。

“小默克尔”稳扎稳打收获人心

虽然默克尔从未在公然场所指定克兰普-卡伦鲍尔为自己的继续人,但这位56岁的基民盟秘书长一直被舆论视为亲默克尔势力的代表,同时她也有“小默克尔”之称。

克兰普-卡伦鲍尔曾任萨尔州州长7年,今年2月,她被调任为基民盟秘书长,因此外界普遍以为她是默克尔属意的接棒人,默克尔昔时也是从秘书长的位置提升为党主席。

此次党主席竞选对于克兰普-卡伦鲍尔而言可谓是政治生涯的“背水一战”,在宣布竞选后,她曾表示若是自己此次竞选失败,将不会继续在党内担任主要的政治职位。

与默尔茨自动出击、先发制人相比,克兰普-卡伦鲍尔可谓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在党内的巡回演讲拉票中,卡伦鲍尔走得是温顺、知性门路,更切合德国人传统的喜欢,这也为她赢得了不少支持者。

克兰普-卡伦鲍尔的政见在大偏向上与默克尔保持一样,主张以欧洲全局方案解决灾黎问题,并以为现在的许多单边主义做法危及欧洲一体化历程。她支持公然讨论灾黎政策,并遣返不切合遁迹条件的灾黎,但并没有须要改变《基本法》。外交政策方面,她支持多边主义,有意增强欧盟内部互助反抗民粹主义势力。

默克尔担任基民盟党主席18年,自然有不少知己,他们大部门料将转而支持克兰普-卡伦鲍尔。因此德国剖析人士普遍以为,克兰普-卡伦鲍尔若是上台,基民盟仍将保持默克尔的中心门路,不会发生重大的政策转变,而默克尔或许率可以在总理位置上待到2021年任期竣事为止。

相反,若是默尔茨获胜,默克尔提前脱离总理府生怕指日可待。

另一位候选人斯潘的最新民调支持率仅为2%,不外这并不代表他在此次党代会上就无足轻重。凭据竞选规则,若是第一轮投票效果没有一位候选人得票凌驾一半,得票前两名的候选人将进入第二轮投票。因此若是默尔茨和克兰普-卡伦鲍尔未能在7日的第一轮投票中决出输赢,那么斯潘的支持者在第二轮把票投给谁,就成为影响效果的要害因素了。

2000年4月,默克尔以基民盟史上最高的得票率(97%)成为基民盟党主席。不外,“一言九鼎”的情形短期内只怕难以再现,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基民盟当前内部的“破裂”状态,无论谁最终成为新一届党主席,都需竭经心力地摒挡默克尔留下来的诸多棘手问题。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