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中国科学院
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
 

 
新闻动态
现在位置:首页>新闻动态>综合新闻
这个地方想对“三孩”征收社会抚育费,效果……
发表日期: 2018-10-17 来源: {随机主关键词}
打印本页 字号: 关闭

原题目:这个地方想对“三孩”征收社会抚育费,效果……

最近,“社会抚育费”这一观点,在舆论场上再度“火”了起来,而且引发了强烈的社会争议。而这场争议的起点,是一个向来并不起眼的小地方——位于河南省东部的柘城县。

8月14日,在《中国妇女报》官方微信公号的消息来源之下,该县在7月召开的一次“社会抚育费征收事情发动集会”遭到了曝光。在这次“发动集会”上,该县启动了新一轮的社会抚育费征收事情,而且明确征收工具为“三孩及以上家庭”,征收额度为“伉俪双方上一年度纯收入的三倍”。

这起新闻曝光后,迅速引发了各大媒体的普遍转载,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社会舆论对柘城县的这种做法提出了质疑。很快,这场争议就演酿成了一场关于“社会抚育费”在最新生育政策与生齿形势之下的定位的讨论。

凭据界说,所谓“社会抚育费”,是指为调治自然资源的使用和掩护情况,适当赔偿政府的公共社会事业投入的经费,而对不切合法定条件生育子女的公民征收的用度。在马尔萨斯生齿理论的语境之下,生齿越多,社会就要支付越多的成本,而意在控制中国生齿的企图生育政策,也正是由于这种隐忧才被制订出来的。

从这样的逻辑出发,“社会抚育费”的征收,确实有一定的原理。然而,多年以来,这项用度的征收与落实,却也引发过一些争议与矛盾。个体地方发生过因征收社会抚育费不成,而对产妇举行非人性看待的事,其中以“邵氏弃儿”事务最为著名——其时,邵阳的计生官员竟然将婴儿从未能缴纳“社会抚育费”的怙恃手中抢走,然后送至孤儿院。与此同时,一些地方“社会抚育费”去向与用途不透明,也是民众质疑的工具。

固然,在“周全二孩”铺开之前,这些问题只是“社会抚育费”政策执行历程中的问题,对于“社会抚育费”自己,主流舆论并没有太多品评。可是,随着中国社会老龄化的趋势日益凸显,社会生育欲望连续走低,以及“周全二孩”政策的开放,中国的生齿形势发生了显著的转变。人们最先看到,在今天,我们面临的问题已经不再是怎样限制生育、控制生齿,而是怎样让低迷的生育率向合理数值靠拢,改善生齿结构。

从“一胎化”到“双独二孩”,再到“单独二孩”“周全二孩”,当下,我国的生育政策正处在转型的历程当中,联合一些地方率先铺开生育限制或举行生育补助的做法,国家未来很可能对生育政策作出进一步伐整。因此,对于发生在河南柘城县的这起“社会抚育费”事务,人们难免有差别看法。

对此,不少主流媒体都作出了品评。

灼烁网刊登了一篇题为《生齿形势严肃,突击重罚三孩家庭令人匪夷所思》的谈论文章,谈论写道:“常见的舆论聚焦在怎样勉励生育、提高生育意愿和发放生育补助,然而河南柘城县却不为所动,依旧对三孩家庭祭出三倍年收入的重罚,难怪民众有愕然之感。这一做法,看似不违法,但并非不违法就是合理的,该行动从社会政策的角度权衡也很可疑。现现在,整个社会仍在对已往一孩的生齿政策举行检验总结,对未来的生齿政策提出剖析展望,在下一步政策调整尚未出台的情形下,一地政府突击重罚超生,往轻了说是欠思量,往重了说则是置公信力于掉臂,无视社会观感,缺乏与民众共识基本的同步,面临整体趋势的逆势而动。”

与此同时,《燕赵晚报》也刊登了谈论,谈论指出:“‘勉励二胎,狠罚三胎’,这样一种矛盾境况同时泛起,也警示一些地方对于生齿形势、生育政策的掌握和执行必须要有‘大局观’。这里的‘大局观’不是部门利益,不是为了执行而执行,而是对生齿的生长形势、对于生育政策的铺开趋势,有苏醒熟悉和准确研判。”

面临民众和主流媒体的质疑,柘城县做出了态度有所软化的回应。8月15日下战书,柘城县卫生和企图生育委员会张姓副主任在接受采访时表现:“之前确实有针对三胎征收‘社会抚育费’一事,但现在只是停留在宣传发动阶段,还没有进一步真正在社会规模内征收。即即是真正实行征收,也是会以做事情为主,在能力有限的情形下,我们会分期举行征收。”

事实上,据媒体消息来源,限制生育三孩及以上的政策虽然存在,但一些地方在执行历程中已逐步铺开,生育三孩无需缴纳‘社会抚育费’,一些津贴或免费服务项目,也适用于三孩家庭。

就在最近,湖北省审计厅官方网站刊登了来自湖北省大冶市审计局的吴梦莹、秦丽雯团结撰写的文章《莫让社会抚育费酿成“鸡肋”——浅析下层社会抚育费征收治理的现状和建议》。这篇文章就提到:二孩政策开放以来,社会上对社会抚育费废存一直争论不休,加之三孩开放的说法也甚嚣尘上,为此,一些地方的计生部门也对社会抚育费的征收持张望态度,近两年的企图生育年终审核里,省、市两级均未对社会抚育费征收额下达使命指标。这无疑是对社会趋势的一种迎合。

不外,差别的地方对社会抚育费看法并不相同。

福建省卫生和企图生育委员会网站8月6日公布的新闻称,为进一步稳固生育秩序,维护执法法例的严肃性,提高公民自觉遵法和自觉推行违法责任的意识,在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卫计局指导下,仓山区东升街道卫计办加大了对企图生育执法法例的宣传力度和对违法生育行为的执法力度。

主要的是,这则新闻专门提到:“近年来,随着‘周全二孩’生育政策的铺开,一些群众对国家政策和执法法例片面明白,误以为违法生育不需缴纳社会抚育费。”

另外,“社会抚育费”的糜烂问题也依然存在。8月16日,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公布了一则新闻——云南一计生办专干挪用社会抚育费,涉犯罪被移送审查机关起诉。经查,孟小江在担任(云南省)瑞丽市勐秀乡人们政府计生办专干时代,使用职务之便,将2013年、2014年收取的社会抚育费以及2014年行政处罚款共计77263元人们币挪作他用,其行为已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2018年5月25日,经瑞丽市纪委常委会审议,决议给与孟小江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审查机关审查起诉。

我们期待,在不远的未来,“社会抚育费”将不再是一个令社会感应困扰的问题。

(资料泉源:中国妇女报、灼烁网、燕赵晚报、界面新闻、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等)

撰文 / 杨鑫宇 编辑 / 苍 南

—————— ●——————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本号原创微信文章转载请标明出处,并注明微信公号:海运仓内参( ID:hycplb)

责任编辑:

   评 论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100101
© 辽ICP备121219号-3